首页  要闻  瀚晟我有料  赣南  客家   原创  专题    客评天下   理论   国内  国际  视觉   健康    惠生活   房产   汽车
 
客家新闻网  
  高级搜索
客家新闻网新闻中心
赣州国家印刷包装产业基地获殊荣
来源:客家新闻网-赣南日报    2017-12-18 03:15:33
字体:【  
 

上饶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

八一队又到了抉择的时刻

  来源:公众号“体育大生意”

  本文作者:付政浩

  日前,CBA本赛季的球员注册名单已正式公布,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八一男篮全队因故延迟注册。在军体改革的大背景下,八一男篮这支昔日在CBA八次夺冠的王朝球队将何去何从已成为整个行业热议的焦点,悲观者甚至担心八一男篮本赛季会无法完成注册,未来会如同2003年的八一男足一样被撤编、转卖、降级。不过,据体育大生意多方求证,八一男篮本赛季的CBA注册将很快于近期完成,目前真正的难点在于富邦集团与八一男篮就续约长度和八一未来如何改制这两大问题尚未达成协议。

  众所周知,富邦与八一在2006年12月签下的十年合作协议早已于2016年年年底到期,在去年在到期前,双方也只是临时决定续约一年,将八一男篮未来朝着何处去的难题推迟到了今年,但截止到目前,分管八一体工队的总政文体局仍未就八一男篮的长期发展规划给出明确批示,而从某种意义上,八一男篮这支曾被领导人亲笔批示为“团结拼搏的体坛劲旅”的铁军已经成为中国军队体育的头号旗帜和全军将士的精神寄托,它的改革方向必将成为整个军队体育改革的风向标。在这种情况下,八一男篮的改革方案自然需要慎之又慎,本赛季恐怕又将只是临时一年续约了事。

  熟悉CBA历史的人都知道八一之于CBA乃至整个中国篮球历史都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在建国初期,余邦基、唐民生、夏堃为首的八一男篮几乎就等于国家队,也就是那时起,历代八一男篮就一直堪称是中国男篮国家队的半壁江山。如果中国建立起自己的篮球名人堂,那么肯定会有超过一半以上的名字属于八一队:余邦基、马清盛、钱澄海、杨伯镛、朱家志、匡鲁彬、吴忻水、郭永林、穆铁柱、李玉林、黄云龙、王非、阿的江、刘玉栋、王治郅、李楠、张劲松、范斌……这个名单会长的超乎人们的想象。而自从1995年CBA成立后的前十年中,有七个冠军都属于八一男篮,八一成绩最差也不过是第三名;但在最近十年,八一的命运完全反转,十年间竟有七次无缘季后赛,2016-17赛季更是历史首次沦为联赛倒数第一。

  很多人将八一男篮在CBA的连续败退归因于CBA的外援政策。在CBA聘请的外援的竞技水准越来越高的情况下,执着于靠本土球员作战的八一男篮无力抵抗是显而易见的事。这虽然是直观因素,但显然并未触及到八一男篮自身的体制顽疾。八一男篮之所以从诞生之日起就迅速成为中国篮坛的王者并一直保持五十年长盛不衰,除了有钢铁的纪律之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解放军长期以来各大军区都拥有着完备的篮球人才选拔机制,而八一男篮除了可以全国范围广泛征兵外,还可以从八大军区的篮球队中直接征召优秀人才。

  以鼎盛时期的CBA八一男篮为例,全队的核心阵容基本都收益于此。当年王治郅本是北京市体育局重点栽培的好苗子,但却在1991年被八一青年队特招入伍;刘玉栋本是南京军区的当家球员,1990年被上调至八一男篮;阿的江本是新疆发掘的苗子,曾被输送到和新疆体育局有合作关系的北京体育大学读书,此后被八一男篮征召入伍。此外,李楠原属于北京军区,范斌来自济南军区,刘强、 莫科来自沈阳军区,主帅张斌则来自于济南军区……

  毫不夸张地说,八一男篮鼎盛时期的人才选拔机制是CBA历史上最具优势的。事实上,在CBA创立初期,军队篮球之于普通省份的领先优势也超乎想象。一个总被忽略的现象就是在1995年CBA举行八强赛时,全国最强的八支球队中有4.5支都是军队篮球,其中的四支分别是八一男篮、济南军区、南京军区、广州军区,另外的0.5支是前卫男篮,因为前卫男篮源于警察和武警队伍,所以算一半的部队背景。在普通军区就已经与一流省级球队匹敌的情况下,可以从各大军区抽调选手的八一男篮实力远超众人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其实,八一男篮在中国篮球史上的风光地位只是中国军事体育在中国体育格局中的一个缩影。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之前,中国体育的格局基本就是辽、鲁、军三足鼎立,而军队体育则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堪称共和国体育的长子。不夸张地说,中国体育就脱胎于军事体育,事实上国家体委(国家体育总局的前身)时代的所有主任(除去文革时期短暂任职的庄则栋)全部来自于军队之中,第一任主任就是贺龙元帅,此后的王猛、李梦华、伍绍祖均来自于军队体系。建国初期曾经一度,国家体委和国防体育协会分治中国体育事业,从1958年起,虽然国防体育协会并入国家体委,但国家体委也曾长期专门设立军事体育器材司来与总政文体局协调配合军事体育的发展工作。

  不过,从1985年至今,中国前后共计进行了四次大规模裁军,分别是1985年、1997年、2003年和2015年,而每次裁军都会重点瞄准军体改革。这些年下来,不少军区的体工队都被直接撤编,这直接导致八一体工队的人才选拔机制失灵。所以,如你所见,八一男篮的沦落固然源于CBA外援水准逐步提升这一外因,但内因还是各大军区体工队的撤编。而从2015年开始,中国将计划裁军30万,而文工团和体工队则是撤编和改制的重点对象之一。在裁军的大背景下,总政关于八一男篮接下来的发展方案迟迟难以敲定也就在情理之中了。一方面,各大体工队都以八一体工队马首是瞻,八一男篮是否撤编、不撤编的情况如何改制都将成为其他军区体工队改革参考的模板;但另一方面,八一男篮又是当年中央军委直接授予“团结拼搏的体坛劲旅”荣誉称号的铁军,不能轻易触碰这一旗帜。

  正是因为八一男篮不能轻易改革,这才导致八一男篮陷入发展窘境,以致于八一男篮长期无法实现职业化,如今颓势尽显的八一男篮更是成为不少CBA球队嫌弃的对象,认为八一男篮这种怪胎严重拖累了CBA职业化的进程,而多年来一直在和八一男篮进行合作的富邦集团也进退维谷,颇为尴尬。

  要知道,当年,CBA创立之初,八一男篮曾迟迟难以敲定主场,一度成为CBA的流浪汉。1995年的八强赛和1995-1996年赛季,八一男篮主场曾设在上海,1996-1997年赛季则在西安,1997-1998年赛季则又搬迁至重庆。此后,富邦集团旗下的双鹿电池力邀八一男篮将主场放在宁波,并愿意斥责冠名八一男篮,这才开启了八一男篮与宁波长达17年的情缘。在2005年,李元伟主政的篮管中心为推进CBA职业化提出CBA准入制,这让八一队第一次被拦在了CBA职业化改革的门槛之外。

  彼时,CBA准入制有多达14个评估指标和50多项准入细则,八一队则多处不符相关规定,而其中最核心的一个矛盾就是,准入制规定各队俱乐部必须是独立的企业法人,CBA俱乐部必须转制为符合《公司法》规定的职业俱乐部,而与此同时,军委则有明文规定,军队不允许经商,所以八一不可能具备独立企业法人的身份。军委和CBA到底谁应该为谁让路,抑或八一或因此彻底退出CBA?要知道,在当时八一是CBA大多数球迷最爱的情况下,如果李元伟推出的这个新联赛没有八一男篮,这无疑是所有人都不能接受的。就在各方万分纠结之际,富邦集团的董事长宋汉平挺身而出,他通过多方游说,成功推动了八一和富邦携手成立职业篮球俱乐部的计划。

  俱乐部成立前双方约定,俱乐部注册资金为2000万,经营期限为十年。其中,富邦集团出资1020万,八一体育俱乐部是980万(认缴制下的股本公示),俱乐部由富邦集团控股。董事会设5名董事,富邦集团占据三个席位,其中,富邦集团董事长宋汉平任俱乐部董事长,富邦集团副总裁徐积为担任董事兼俱乐部总经理,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双鹿电池)总经理王剑浩任董事;八一方面,八一体工队大队长朱家志出任俱乐部副董事长,八一体工队政委钱利民任董事。此外,富邦集团副总裁谢松茂出任监事。

  在当时,八一富邦俱乐部的成立被视为了CBA迈向职业化的一大标志,因为自此之后,CBA所有俱乐部都是符合《公司法》规定的独立企业法人。不过,八一富邦俱乐部在内部的职权设置方面明显与其他俱乐部有差异。八一富邦俱乐部只负责球队的考核体系和商务推广等,而球队人事大权仍属于八一体工队。换言之,大股东富邦只有出钱的义务,而没有人事支配的权力,在俱乐部成立仪式上,就有媒体担心这种特色主义俱乐部的诞生其实不过是为了应付CBA准入制罢了。

  在涉及到外援方面,虽然CBA一直坚称允许八一富邦聘请外援,但钱利民和阿的江均明确表示:“虽然成立了俱乐部,但八一将继续姓‘军’,而且我们绝不会请外援。”时任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的李继耐上将也曾对八一富邦俱乐部成立做出专门批示,其中重点谈了三个意见:“第一,八一虽然成为了CBA的职业俱乐部,但仍是解放军编制内的单位,所有队员必须是清一色的现役军人,不仅不请外援,连内援也不请,一切都得听从军队指挥;第二,八一和富邦的合作并不是单纯的市场经济下的甲方及乙方关系,而是有合作背景的‘拥军爱民’关系,是讲政治讲大局的团结友爱关系;第三,八一所有的参赛活动并不是所谓的市场运作,应始终把社会效益放在第一位。”

  多年来,八一富邦俱乐部一直秉承领导的批示精神进行运营,但这显然与职业俱乐部的做法相背离。这些年,八一男篮在“全力锻炼新人”的口号声中一步步地从王朝沦为了季后赛边缘球队,再从季后赛边缘沦为联赛垫底弱旅。鉴于八一过往依赖的人才抽调机制已经根基尽失,再加之八一男篮迟迟不肯聘请外援,内忧外患之下,八一男篮根本看不到摆脱联赛垫底处境的任何希望。这也让富邦集团甚是忧虑。要知道,富邦这十年来已持续为八一投入超过两亿人民币的投资,富邦投资巨款不仅仅是因为拥军爱民,其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获取品牌美誉度,而一个战绩惨淡的八一队显然无法让富邦实现初衷。

  在富邦方面看来,八一富邦篮球俱乐部是根据《公司法》成立的独立企业法人,完全有资格请外援。而且因为八一坚持不请外援,篮管中心制定联赛政策时总会限制其他队对阵八一时使用外援的人次,这让其他队私下也有些不满。据《现代金报》2015年报道,在2014-15赛季八一沦为联赛倒数第二名后,宋汉平就曾几次赴京和总政领导沟通,希望能允许八一聘请外援,但均未能获得理想的效果。“我也曾经和阿导(阿的江)讲过,从市场运作的角度讲,我们富邦俱乐部是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法》在宁波注册的职业篮球俱乐部,我们可以组建队伍打职业联赛,也可以根据联赛规则聘请外援。我说,‘请两个外援’,可阿导说‘不用’。”宋汉平称自己也很无奈。

  在2016年双方合作十年到期之际,宋汉平曾多次赴京与总政领导就八一男篮发展前景进行沟通。但鉴于八一男篮的特殊历史地位,短期内八一男篮是否撤编、改制成为民企都一时难以下定论。但八一男篮内部收紧编制已是不争的事实。在2016到2017年这一年间,张斌、李楠、范斌均已离开八一体工队,除了李楠出任国家队主帅外,张斌出任东莞新世纪男篮的顾问,范斌则出任广州证券男篮的主帅。

  在2016年10月份,眼见此前的十年合约即将到期,双方曾短暂续约一年,期待政策在2017年能够明朗。将问题延迟到2017年的另一个原因是,2017年有四年一届的全运会,总政有意通过全运会来检测八一体工队是否有必要改制。但遗憾的是,在2017年的天津全运会上,解放军男篮由于八一当家球星邹雨宸此前在国家队因伤赛季报销而变得毫无竞争力,决赛阶段一胜五负仅列历史最差的第六名,而志在九连冠的解放军女篮也在决赛中意外输给广东队,男、女篮的双双败退再度给了前景本就不明朗的八一体工队沉重一击,八一男篮何去何从更是犹如迷雾一般。

  此番,八一男篮申请延期注册,八一富邦男篮俱乐部总经理徐积为告诉体育大生意记者,八一男篮本赛季肯定会完成注册,这个赛季富邦和八一肯定会继续合作,但八一和富邦的长期合作计划目前还有待总政领导进一步批示。徐积为此外明确表态,八一男篮不会请外援,至少本赛季肯定不会请外援。

  虽然八一未来发展方案暂时还未确定,但就全局来看,八一男篮留在宁波是大概率事件。只是未来双方究竟是继续保持现状还是总政能够允许以富邦以俱乐部的形式尝试外援,抑或是在更高层的推动下干脆对八一男篮撤编改制,彻底让八一富邦俱乐部成为职业化俱乐部,本赛季恐怕都不会有明确答案。毕竟八一男篮的体制僵局和历史厚度都远非普通球队所能比,在这种拖延迟疑的情况下,必须有足够强大的外力去倒逼八一体工队下定改革决心。

  12年前,正是在改革派李元伟提出的CBA准入制的倒逼之下,八一男篮才历史第一次进行了职业化的改革,与富邦集团成立合资俱乐部;12年后,中国篮协迎来姚明这位大力倡导CBA职业化进程的新掌门,姚明也需要在关键时刻拿出自己的态度和魄力,给八一富邦俱乐部走出体制泥淖提供一个契机。众所周知,姚明向来都不是那种强人所难的强势改革者,但这一次,为了CBA职业化进程,他需要狠下心来倒逼一次。


编辑:刘超
  新闻热线:15350079784 合作:15679791035 投稿:gzkjxww@163.com 报料QQ:1937970494
 
掌上赣南客户端
赣州发布微信
客家新闻网微信
赣州发布新浪微博
 
  客家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客家新闻网”的作品,版权均属赣州客家新闻网管理中心,有关媒体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客家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客家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并不代表本网观点,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客家新闻网 电话:0797-810173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3001  赣ICP备05000929号-1  赣公网安备36070002000013  客家新闻网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络举报APP下载  建议最新版本高速浏览器浏览,双核浏览器请使用高速模式浏览